• 惊·轻

    2008-02-17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15549810.html

        八年前的暑假,大一,去一家广播电台做实习编导。

        学着写策划案组稿拉广告……

        带我的师傅,毛头小伙子一个,在办公室和人打架——可怜当年我还很蒙昧,那种不太血腥的打架也震撼了我一下,吓得面色苍白。

        后来又给他做过一些稿子,再后来就慢慢淡了。

        我居然一直很清晰的记得他的手机号,实在是八年前要记的手机号码很少,碰巧他的手机和我爸爸的号码还只差一个数字。

        居然,晚上他给我妈打了一个电话——因为八年前我妈怕联系不便,把她的手机借我用;也居然,我妈这么多年懒得换号。然后,给我打过来。

        一时大骇,这个八年不见的人,突然从电话线那头跳出来,我的惊讶不亚于当年看他突然在办公室扑上去和人打架。

        他突然发现一个久远的通讯簿,上面的名字居然都还勾连着记忆,于是一个个打过去。打到我这里,知道我毕业教书又辗转考研,也是大惊。

        他现在做的是海外节目的引进和国内节目的海外推广,主要做纪录片。彼此说了一下现在做的事情,都是一声惊叫,然后沉默,然后笑半天。

        他连口头禅都没有怎么变,一句话脱口而出,我已经笑倒——当年打完架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我发现在广播台的那个暑假的一切,历历在目。竟然已经八年了啊……说起来,这是一段多么漫长的日子。

        而我现在仔细想想,当年学中文大一新生,听到学校辩论队招新的消息随便报了个名,因为和周末回家的时间冲突还弃考了。结果学校安排了补考,结果我这个唯一在辩论场上瞠目结舌站了半天说“我没有想好怎么反驳你,所以我不说了”然后坐下的人,居然入围,封闭集训和大小比赛,过程中的一个意外是辩论赛让我接触传媒业并且主动去找实习单位。然后从这个广播电台,到电视台的栏目组,再到电影制片厂,教书两年又考研……其实每一次都有偶然的力量在推。

        于是,八年前的夏天我开始做一个编导,八年后的夏天我又快毕业了,学的是纪录片。

        好像变化很大,其实云淡风轻。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发泄! 2010-02-17
    拍完了 2006-02-17

    评论

  • idee对我们这一辈辩手而言,就是个遥远的传说。我进学校那年她俨然都已经硕士毕业且结婚了。
    那时的辩论队在我们眼里是精英团队。个个才貌双全,且配成一对一对的神仙眷侣。我们想若是能混进去,将来也能像他们一样吧。
    结果混到现在,发现我们这一辈辩手目前还都在为一个offer苦苦挣扎。而往后面几辈看看,发现差不多已经变成没事干凑在一起抽烟喝酒的“乌合之众”了……
    回复mujun说:
    那次在上海的比赛实在输得很惨,不过是很美好的回忆。
    2008-02-20 02:47:19
  • 好像都是这样,稍微一回忆,竟已七八年,为什么呢?
    回复baoblj说:
    因为时光荏苒
    因为旧人不再
    因为昔日永往
    因为青春惆怅

    因为我们对生命并没有太多抉择的权利
    因为时间不会抹杀记忆而是反复涂抹
    涂抹成更鲜丽的色彩
    或者用黑白把一切覆盖
    只留下黑白之下无法还原的图景

    因为仍迈着沉重的脚步前行
    前行……而无法后顾
    血肉模糊,就只能用更深的伤口去掩蔽伤痛的记忆
    泪光莹然,就只有用更痛苦的欲哭无泪去揉搓心伤

    我自问自己的心是否已是一潭死水?
    这点滴的回忆是否死水微澜?

    多年不见的人彼此再见时
    短暂的欣悦后
    会不会为苍老的痕迹黯然?

    有时,我竟会羡慕我的逝友
    她留给我的
    是永远的笑语清脆
    是永远的斜长字迹
    是永远的温热掌心
    是永远的青春面庞

    我的和尚朋友曾说
    智者心变境
    愚者境变心
    我惧怕某些惊喜重逢
    也坦荡某些割席陌路
    然后用这一切折磨自己
    在回忆中落泪
    痛彻肺腑不能自拔
    所以我定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愚者

    同来望月人何在……
    风景依稀似旧年……

    同来望月的人何在啊?
    莫非只余风景似旧年?

    同来望月人何在?
    风景当真似旧年?

    同来望月人何在?
    那人不在了,也不再了
    风景又怎会似旧年……
    2008-02-19 02:06:40
  • 当初我们学校选拔辩论队员的时候,我跑过去也出了不大不小的洋相。那时我们被要求做一个一分半的陈词,我说完“谢谢主席大家好”之后,发现自己把人家分配给我的那个立场给忘掉了……
    然而我还是入选了。在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一直都认为,那是因为:辩论队的聪明人太多了,需要招一个傻的进去给他们调剂调剂。
    回复mujun说:
    辩论队是太遥远的记忆了……
    不过还记得初见idee,惊为天人呵呵。
    2008-02-18 23:43:04
  • 还是喜欢看这样的文章
    回复小狼说:
    谢谢狼狼!
    2008-02-18 15:25:25
  • 我在你BOLG 里翻到那个“西门鸡翅”的做法 明天我来实践哈~~~
    回复阳子说:
    嗯, 很好做的。
    2008-02-18 15:26:03
  • 我就知道你今天会更新,所以一直在等,坐了沙发。
    回复MM说:
    今晚只能用“惊呆”来形容。
    2008-02-18 15:3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