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情到浓时情转薄

    2011-06-26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140689288.html

        我断续教书五年了,前两年是在初中,中间学业中断了这个职业,然后又在导演系办公室待了三年。五年的时间,第一次送走一个毕业班,07本的展映、毕业典礼、散伙饭一一落幕,这个职业也似乎可以再一次告一段落,甚至是永恒的在某种意义上告一段落——那些关于班主任、辅导员的角色终于可以消停下去,而换之以另外的身份。

        我很爱07班,正如我很爱当年的初一(九)班。我总是能毫无悬念地遇上一个“史上最糟”班级——哪怕我们系一年制的进修班也是如此,只要我第一次遇到某种类型的班级,他们无一例外是“史上最糟”的。07终于将以最低毕业率和最低获得学位率长存于我系的记忆,唤起了许多人的崩溃感——但我还是很爱他们。

        没有什么比得上学生们带来的真切感。这就正像07的他们和他们在酒后和我吐真言,说他们烦死我了,在背后说过无数我的坏话。这种时候才是我最喜欢这个班级的时刻,我厌恶那些为了博取欢心而虚言假意的孩子,厌恶所有功利的讨好和获取来自于师长肯定态度的惊喜。和07在一起的三年,他们打架、旷课、放火、酗酒,我上这个班的纪录片课心里满是忐忑,因为他们个个眼神挑衅——虽然散伙饭上他们说,这眼神是刻意装的。但那又怎么样呢?这个班一直被老师们说是田老师在宠他们,李老师在宠他们,其实老王也一样在宠他们——但是大约我才是从心里最宠溺他们的吧,这甚至像对于当年九班的某种赎罪,我有意去放纵他们莫守规矩,而保护他们的率性。哪怕这率性起来了是背地里骂我,而因为规矩错失了许多做学生应该有的荣誉,还是一意宠溺下去——难道学艺术的孩子不该被这样宠溺吗?还是要消磨掉他们的天性?

        总归是有些伤心的。所谓“情到浓时情转薄”,听到他们对于我在班主任这个身份上的种种恶意依然会心凉那么一会儿,终于轰走这群小畜生们,多少有些轻松感。可是宠溺之心依然占了上风,不怨他们讨厌班主任,而是班主任和辅导员的角色天然承担了让人讨厌的成分。只要还干下去,注定会喋喋不休,会组织和参与各种红色的黑色的活动,会一本正经,会蓄意隔膜……所以我不干了!这真好!

        那么我也给这三年的这个身份做个了结吧。八年前就能够在综合类大学当辅导员,当年意气风发说,在高校就必须以一个教师的身份,而几年后自己开始做自己最瞧不起的事情,一是因为舍不得导演系,二是因为的确自己软弱了。三年的时间,足以证明做一件自己都瞧不起的事情有多可怕,真的会精神分裂,真的会痛不欲生。还好,这三年,没有从我口说出一个入党的建议,没有逼迫过学生写任何“申请书”或者“思想汇报”之类的文字,没有伤害过不该伤害的学生——但是,也妥协过,也被迫在自己坚决反抗的决议上签过字,也在个别问题上没有恪守自己内心的道德准则。

        每每这样的时刻,我只能回家偷偷哭一场——这是我时至今日对自己还满意的地方,还有多少在这个职业内的人会为此哭泣呢?这似乎能够证明,我依然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依然不能选择一个苟活或者麻痹的姿态。

        所以,所有让人心凉的误会也只能认了,在此岗位,便背负原罪,那还能指责学生什么?

        八年前我曾表达过对两位同事的不满。其中一位,她的班级学业辉煌得让人咋舌,我曾想拍摄她的班级,但孩子们统一拿书挡住自己的脸……我黯然离开的时候想,这是怎样的孩子啊,他们中间几乎全部的人都将进入最一流的大学,可是他们是多么世故无趣的孩子。这位老师在我读研以后一再对我炫耀,她有多少学生是硕博连读的。我无语失笑,用硕博连读来试图打击一个硕士生,这又是怎样让人无奈的价值判断。我一直想让这位老师淡定下来,和孩子们在一起本身就是快乐的,你还要获取那些世俗的价值判断作甚?而另一位老师对她的班级几乎从来没有好态度,无论是学生或者家长,永远都在她的蔑视之下。我特别想告诉她,你的学生中大多数都会超越你,你没有瞧不起谁的资格。

        学生是必然会胜过老师的,否则人类就没有进步了,所以做教师的要心态卑微。这个简单的道理为什么就没有多少人能明白呢?

        我卑微地送走了一个班级,这个班级甚至不能叫做“我的学生”,因为在电影学院,只有主任教员和导师才是有学生的,而班主任只是最卑微的送行者。这是我第一次送别毕业班,当年的初中扔在了初二,后来没有哪个班是我送别他们的大四。第一次的感觉总是新鲜苦涩,却又骄傲满满。我知道这是一个将无数次提起的班级,他们的劳神费力,他们的种种不靠谱都会被念叨下去。但他们青春飞扬,纯真可爱,不就够了么。

        我不知道别的班级酒后都聊些什么。这个最糟班级的散伙饭吃到最后,谈人生、谈艺术、谈电影本体……隔着杯中酒昏黄灯看他们,觉得真美好。

        之后我经历了一场辞职谈话,我对这场谈话做了无数的预设。我甚至想,如果我被逼得无可回应,我只会告诉坐在我对面的人:在我心中,没有什么比学术理想更高尚的东西,我只能为这一件事情付出我的全部,而做不来其他任何其他的事了。

        这句话没有说出口,谈话就平静结束了。生活并不给人表态甚至喊口号的机会,而仅仅只有一个昏庸的静默,或者无言的重复。我终于又重复了一次我的生活,八年前教书,六年前辞职念书,然后又是一个老师,然后再次选择学业。我想,用十年面壁,或许能等到破壁的那天。

        被预设的未来仍是一个教师,这也是我愿意做的事情。只是情到浓时情转薄,我不知道这被繁冗弄得心凉的一切能不能在日后再次被唤起希望感。教育是一个应该感恩的职业,能永远和比自己年轻许多的人们在一起本身就是莫大幸事,但让它更单纯一些吧,或许那样我就有勇气坚持下去了。

        情到浓时情转薄,但,至今从未悔多情。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无题 2011-06-26
    购物 2005-06-26
    怨春不语 2004-06-26

    评论

  • 可惜我没能成为您的学生
    回复博沈说:
    汗,这有什么关系。哪里都会有好老师的!
    2011-08-26 18:33:19
  • 做事总这么用心啊!
    回复fwj说:
    范老师,可是我又辞职了……囧!
    2011-06-30 21:24:06
  • 我上大学的时候,遇到一个非常非常好的班主任,给我的影响非常大。所以,我觉得,在大学里,班主任也是举足轻重的!

    我觉得,姐姐,你也肯定是一个超级好的班主任。
    QY
    回复ring3206说:
    不一定啊……我其实很急躁。木哈哈。
    2011-06-27 14:56:43
  • 做老师太不易了。

    学生时代不知道抱怨老师多少次。 既要贴合一群年龄层次不同的孩子,又要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很难很难。
    回复千叶冰绡说:
    我前几天和领导谈话,说我觉得自己真的没有尊严。但是这事也没什么可抱怨的,尊严本就是自己争取的。慢慢来吧!
    2011-06-27 15:3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