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思乡

    2008-01-1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13891311.html

        武汉,大雪。

        先是妈妈电话说,然后学生短信来说,晚上在校友录看见同学已经上传了照片。

        一个在同学在广州,在校友录的江城雪景下留言说怀念故土。

        家里阳台上的雪扫了两遍,若是现在我坐在书桌前——左边是父母积累了多少年我又积累了二十多年的满墙的书,右手必有热茶,面前是漫漫的雪——冻得手脚僵直,心里肯定是安静的。

        顿时很想家。

        我正剪着去年此时的大雪,学生们在操场上玩疯了,肖老师急得不得了和班主任们抱怨、章老师班级学生摔骨折了、一阵浓烟范老师冲出办公室看情况还好只是体育组生炉子烤火……

        妈妈前几天说起,如果我的时间实在吃紧,便立即租房,他们来京过年。而爸爸还是说尽量早的回家吧。

        我到那一瞬间才明白思乡的滋味,很多次以为自己如果稳定了就能把父母接到身边,父母一到身边便不会再想家了。

        而事实上,想念的成份里还有漫天的大雪满地的泥泞,江城湿冷的空气浸透了骨髓;还有长江的风浪东湖的波涛,路边的小摊热干面的香味;然后,我湿着裤脚走过欹斜的街道,偶尔从面前掠过的六中蓝色校服会让我误以为自己正去上班;回家的时候,公共汽车绝不是彬彬有礼的而是一路尖叫的飙车。

        这个学期,忙得连例行的和家里的联系都降低到最少。短暂的回家,看见妈妈病时的照片,想起彼时我在新疆的沙尘里忙碌,心里划过尖锐的愧疚和忧伤。我已经陷在毕业作业里无法自拔,今天挂了电话,才想起忘了问妈妈感冒好了没有。

        掰着手指头,也数不出还有多少天才能回家,倒是离家的时间已经早就定好。我的大江大河、白云黄鹤;我的梅花水杉、青铜编钟;我的湖塘交织、桂子飘香……我从未像现在这样觉得自己属于一块土地,而我大约是确定要远离她了。

        三年前,我从未想过我生命的大半也许要交付给另一个地方。三年后,我依然无法想象未来的日子会是怎样的,是融入了新的天地,还是刻骨铭心的思乡。

    武汉五年来最大的一场雪,黄鹤楼下是回家的火车铁轨,图片来自“荆楚网”。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手一抖 2009-01-14
    依然无题 2008-01-14

    评论

  • 武汉房间里没有暖气吧?肯定很冷啊!
    回复小猪说:
    武汉的冬天是一种恐怖的冷……
    不过现在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去呢,唉!
    2008-01-24 20:36:17
  • 武汉今年的雪下的叫那个大啊~
    地面全部结冰~连降雪~
    我们都怀疑是不是谁有冤情~
    思想就快回来吧~好久不见~想啦~
    回复三儿说:
    好孩子啊,不是想回来就能回来的啊……
    2008-01-16 23:13:19
  • 来报个道 好长时间没在网上出没了



    这次的雪真大`!
    马路上 屋顶上都是白茫茫的

    银装素裹啊~!

    还蛮冷的 ^____^
    回复红茶说:
    你把自己的文章删干净了,呵呵,够勇敢!
    2008-01-16 18:59:51
  • 啊,看这照片,我亦起了乡愁。

    希望盘子顺顺利利,不要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