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纪念和一个官吏打交道的过程

    2011-06-1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137975374.html

        首先是人物介绍,八年前我在湖北电影制片厂工作时,陈老师是我们部门的主任,摄影出身,几乎可以说是他把我带进电影这个行当的。两年后我考入电影学院时,他说他和我师父谢老师合作过《巴人》,一提起来,谢老师居然还记得,这算一种缘分。

        老陈现在名义上挂在厂里,但自己单干,制片人兼摄影,与他合作的是另一位制片人老潘。

        差不多一个半月前,老潘来京找到我,商谈合作武汉城市宣传片,我们嫌价格低推掉了,陈老师又追来电话,说他们的确制作经费有限,还是希望我能回去。陈老师的面子实在抹不开,我又不可能有时间回家拍,只好调溪岛同学赴武汉看景。老潘口口声声说,只要有二三十个全新的镜头即可,我们做事算认真的,溪岛回京后第一轮分镜给了100余个镜头,远超制片方的要求。然后我们等待武汉方面的筹备消息,预备溪岛一周后返汉。

        可是陈老师突然来京了,我们一再追问缘故,他语焉不详,执意要过来面谈。我们订好了家对面的旅店,当天晚上才知道这个项目的始末。这个项目是市委宣传部要做的,武汉电视台从中雁过拔毛,实际的项目负责交给了老陈的团队。现在,我们的文案,武汉广电局局长不予通过,陈老师来京是要求我们俩人一起随他回汉商谈。

        这位局长姓雷,有一个女人的名字。我问老陈不通过的原因,老陈无奈地说:他说分镜头表他看不懂。

        我就崩溃了,我第一次听说有一位广电部门负责的领导看不懂分镜头表。老陈甩给我一个他提供给我们作为参照的文稿,是他自己写的文案,里面有这样的句子:“字幕:武汉市民在汉口江滩合唱《长江汉江》。激光伴着乐曲洒落在江面上,悠扬的歌声在长江两岸回荡。”任何一个稍微有一点影像训练的人都能看出这种语言的荒谬吧!这是拙劣的散文。这是出字幕啊?是要按这个拍啊?你给我拍个“激光伴着乐曲”、“悠扬的歌声回荡”来看看!

        我立即搜索了一下这位雷局的资历,丫不仅当局长,还用这种文笔出文集和翻译现代汉语版的楚辞。作为一个在中文系遍搜各种楚辞译本的学生,我表示我没有看见过他那本丧书,只能基本判定,哥们是自费出书吧……

        我觉得这恐怕就是碰上最难缠的人了!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人,一边当官一边附庸风雅,还敢把他狗屎一般的文字拿出来给别人当范本学习,这是一种何等无耻的勇气。老陈听完我的分析默默点头,我只好安抚他顺便仗义一把,我决定随他回汉,尽管我其实已经订好了一周后的机票回家过生日,但还是跟他跑一趟。但是我拒绝做新的文案,而是建议以PPT形式展示部分故事版和镜头构想,以此来向他说明我们的意图。我觉得这种敢拿如此文字出来现世的人,应该是看不得任何别的文章的,索性避开以文字说明的方式好了。

        第一次回到武汉不见爸妈先开会,晚间才一身疲惫见到我们家爹娘和老狗,第二天还刻意穿了一身正经点儿的衣服去武汉广播电视局的新楼。这个单位的一位负责人八年前对我爸爸说,就凭你女儿,本科学历,连个英语专业八级证都没有,还想来我们这里工作?把我爹噎得一句话没有。重新走到这个单位门口,心里不禁浮现出两句诗:啊!庙小妖风大,池浅王八多!

        局座大人一脸严肃,我拿PPT讲到一半的时候,突然看见他肥墩墩地跳起来打苍蝇。打苍蝇是个剪辑点,之前他一直面无表情,之后他不停的咯咯乐……到他说意见的时候,已经手舞足蹈了!我拿了一支笔还想记一下,但到后来真的只能尽量克制自己不要做出格的事情。首先是他的话完全听不懂,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这是一种极其难以理解的语言方式——就是用汉语表述,但每一个句子之间都没有任何逻辑联系——这种方式我只在三类人身上见过:初学汉语的外国人、母语非汉语的少数民族、雷局。比如他是这么说话的:我们要弘扬武汉啊,哈哈,我们武汉还有在电影学院的啊,哈哈,城市形象宣传片,就是要宣传这个城市啊,哈哈,其实我看电影觉得电影主要还是靠台词吧,哈哈……

        然后我听懂的部分是这样的:归元寺不要拍,没有武汉特色;长春观要拍,有武汉特色!热干面鸭脖子不要拍,没有武汉特色;夜总会要拍,有武汉特色!武大可以不拍(尼玛他自己是武大毕业的);民院的湖边谈恋爱要拍!神龙汽车的流水线不要拍,不和谐(不和谐???);港口要拍,和谐(尼玛港口都没建好外加荒郊野外根本不是个景)!

        谈完以后,其他人都很高兴,说他们从没见雷局这么高兴过,我居然把他逗高兴了……不简单……

        只有我和溪岛觉得这事危险,他恐怕不是那么好打交道的一个人。

        我把溪岛甩在武汉自己回京了。写了第二稿。继续没过。新的精神主要是三点:第一,还是看不懂;第二,要加入社区,要拍百步亭千人宴和百人扇子舞;第三,要在文案中突出人脉、文脉、血脉!

        我请问,什么叫血脉?请问,什么叫看的懂?请问,我这么一个诗情画意大江大河的片子,百人大妈扇子舞怎么插进去?

        这中间,我们一个与香港某公司合作的系内竞赛进入中期,我和溪岛双双被港方约谈。溪岛只能紧急订票从武汉赶回,首都机场雷雨,他的航班从头天晚上八点延迟至第二天中午十一点才起飞,下午两三点和港方谈完,晚上九点火车又回武汉。我则在他到汉的当天晚上飞机回家,结果武汉又雷雨,终于没在十二点前和父母见面,这个大生日的晚餐是在机场的候机厅度过的。

        老陈听说我回汉,要求见面。老陈恳请我出第三稿,我看他面子,又写了一遍,什么文脉血脉都攒了一堆词加进去。我们同时约定,此稿过后无论什么结果,都不再由我写稿。老陈拿到我连夜赶出的第三稿后很赞,说把雷局的意思都体现了。

        但仍然没有过……

        我按约定拒绝写稿。老陈和老潘找了个据说是武汉某报社退休社长来写,社长一共两稿,全部没有过……

        此时,溪岛的筹备工作已经是看完演员并定妆,我们的镜头数量写到了140个。这140个镜头里面,最好看的会是黄鹤楼、东湖、两江汇流、楚天台,起义门,绝对是之前所有城市形象片中前所未见的运动方式,并且要景有景,要情怀有情怀。而诸如古琴台、音乐厅这种或者景极差,或者根本没法拍出新意的地方我们全部用了全新方案,确保其景观的表现和诗意的传达。

        说实话,还是付出了极大心血的。溪岛和老陈老潘每天奔波于三镇,我则在每天下班回家后至少和武汉方面通话两小时,并在之后将当日工作形成文字。全都累劈了。

        至此时,五稿不明所以的未过,我们才知道,事实上老陈老潘和雷之间亦有一个合同,这个合同是,如果武汉台方面不收片,老陈老潘需要双倍赔偿制作经费。

        我突然想起那天谈完以后雷局小声说了一句话:“哈哈,不要因为搞这个片子把我这多年的官丢了咧……你们可以先拍,先拍!”

        谁敢在他不签字的情况下先拍?

        我无从揣测这个小小的地方局级干部的内心,我想他可能是怕片子不成对上无法交代,可能是领会了上层的指示非得加入某些元素,可能是想免费得一个片子甚至可以以不收片为名要赔偿,可能就是不想担责任所以就是不签字。

        我表示出了对老陈和老潘的愤怒。我们的合同是和制片方签的,这个合同里面不含对武汉广电局的各种谈判斡旋,他们的领导是否通过文案和我们的这个合同事实上毫无关系,既然制片方在我的第一稿就通过了,现在我这样一稿一稿的写,到底要怎么样?第二,拿到主管部门签字应该是制片方的责任,这个责任我们不再承担。第三,不是我们现在不拍,而是你们违约不让我们拍,如果要追究责任,应该是导演组追究误工责任吧。老陈老潘无言以对。

        溪岛同学昨晚退组,今晚返京。

        我们拿到了前期的文案费用,这笔买卖在我等这里是划算的,除了怄气,毕竟我们只付出了来回的折腾和一次认真的分镜,并且好歹我们也挣钱了。老陈老潘还在客观上起到了帮我们家准女婿熟悉武汉的程度——他现在去过的地方比我还多。

        制片方损失最惨重。老陈老潘吵成一团。

        而我们多少有点落寞,武汉是一个我深爱的城市,能为她拍一个宣传片,我也是兴奋的。而现在,所有的心血付出被这么一位小官吏莫名其妙的全部否定,实在是无言以对。

        这就是官僚体制的强大,不给你理由,没有理由!一切情感和工作,一切损失,在一个官僚出于畏惧自己在上级领导面前可能的批评面前,全部抹平不计。他的为官之道是无为,他拒不签字并要求制片方先拍,片子好了,是他的功劳,片子砸了,他可以推卸干净并且索取双倍的制作经费。

        所以武汉电视台没有一档拿得出手的节目,所以武汉没有一个拍得像样的宣传片。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这话是没错的。

        祝老陈和老潘平安吧,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至于亲爱的武汉,让我自己来给你拍个纪录片吧!这念头在心里转好久了……一个属于武汉人的纪录片,就像伊文思的《塞纳河畔》是那么美好的巴黎。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小菲菲 2011-06-19
    明天中考! 2006-06-19
    父亲节闲话 2005-06-19

    评论

  • 期待你的纪录片 ---同样对武汉又爱又恨的吖
  • 我认真地看完了这篇文章。觉得很无力,唉。
    我也超级喜欢武汉,但是我总是在想,武汉的城市精神究竟在哪里?为什么武汉始终都没有一个最拿得出手的东西?
    我觉得,中国的政府官员的素质真的太需要提高了。完全是唯唯诺诺,没有担当。
    伊文思的《塞纳河畔》在哪里可以看啊?
    好期待你拍的关于武汉的记录片!
    QY
    回复ring3206说:
    非常无力。制片方现在也基本放弃。这个小官吏也不是要得到什么,就是畏惧片子不好,然后自我推导出可能性上的对官职的影响。我真服了啊!伊文思的片子回头我传给你!
    2011-06-22 08:46:04
  • 没有正道理了!
  • 雷局还模仿少将体呢~~~真能体会上级精神|||
    回复半个生鸡蛋说:
    太恶心了这人,你要是每天看武汉台能在节目末尾看见他的名字。我终于明白武汉台为什么一档能拿出来的节目都没有,完全就是这个雷人不让啊,他肯定觉得维持现状是最好的。
    2011-06-20 18:05: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