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造反

    2011-05-1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128860791.html

        今天算是我的一个里程碑吧!

        起因是市教工委要全民健身迎党的生日,发展是学院工会配合此活动要弄个全院教职工的广播操比赛。这事布置了好几天,我系老师们集体拒绝参加,于是我们几个临时工答应顶上去冒充人数。话说临时聘用人员遍布各系,是各种问题造成的(比如留京指标、学历之类),学校工会一向不允许我们参加任何活动,那意思是工会还分三六九等,我们作为等外的只能看着。但是这次实在没人了,便又拉上我们这群充数。我其实很想不通党的生日和广播操有虾米关系啊,坐我对过的大老师解释,这大约是讽喻我党经常是“一套一套”的吧。

        我对于基层的普通人一向是理解的,所以这些形式主义的东西非要组织个什么活动的话我也是理解的。但是我觉得应该有变通方式,这又不难。比如当年我教初中的时候,教委为了配合党·员·保·先,非得弄个团员保·先活动。我跟学校申请了二十块钱经费,拉了个横幅,拍了一下校会,就把这事对付过去了,很难吗?但是很多人的想法应该是和我不一样的,他们非得闹出点幺蛾子。比如这个广播操展示,今天中午在办公楼前检查一遍,明天上午十点再检查一遍,下周还要检查好几遍……我校是个弹丸之地,进了大门就是办公楼,在此地演练等于让里出外进的师生加外头大马路上的人围观。果然中午我们快走到的时候,看见有学生从车中伸出手机拍照,满脸是一副笑抽了的表情。

        我和白走得慢,到的时候看见大老师已经气愤离开,一边走一边挥手一边说“我不参加了!”我和白眼见一个熟人目瞪口呆看着这一群正在演练广播操的老师缓缓走过,实在没有勇气当面去练这个第八套广播体操了。于是折向收发室先去拿报纸。

        走回来的时候,工会主席发飙了,指着我们就开始嚷嚷:“你们俩还没做操就跑了!”喂,对面标放那么大个显示屏循环放,我们跟哪趟做不是做啊?于是我还在解释:“拿报纸去了。”主席大人就跳脚了:“报纸你什么时候不能拿啊!啊?”尼玛啊!既然我们从无资格参加工会活动,你就是个和我毫无关系的大妈吧?我都来帮你凑数了就是给你面子了吧?你吼什么吼?我来给你面子,你倒吼我,这算给脸不要脸了吧!

        拂袖而去……

        旁边有别系老师表情莫名惊诧。

        上楼来,和大老师气呼呼了一会儿,就豁然了。我一向是个有应必答的人,不管是不是与自己相干的人,是不是穷极无聊的事,要求我去做,我是一定会做的。但是这些和我有什么关系?

        那就造反好了。把已经如此有限的时间浪费在这等无聊的事情上,去为一个与自己无关的人挣得一点政绩,这么让人恶心反胃的事情再也不会做了。真好!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发榜 2011-05-18
    图书馆 2007-05-18
    瞎说闲扯 2006-0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