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点不好,克制中

    2011-05-17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128738077.html

        此处终于陷入了半停滞状态,实在是因为我总想留下点快乐的文字,但最近越来越抑郁了。

        工作忙到了什么程度呢?好像是我参加工作以来最忙的程度吧。suowei姐姐有一天来找我拿几个片子,看了一会儿感叹她不要再抱怨北师大什么了;而今天下午季丹和沙青来访,我一直道歉无法去看他们在电影学院的放映——当晚全部排满加班。季丹听我和各位学生说各种毕业前要做的工作,说你可以拍《四个季节》了。

        我发觉自己陷入了似曾相识的抑郁状态。这种状态在过去十几年的某些阶段曾经出现过两次。一种极端崩溃,不知道如何是好,只想破罐子破摔趋近于想自杀的焦躁感完全左右了自己的情绪。我有时候在想,我没有奢求太多的东西吧,我甚至已经开始安慰自己,这几年没有片子拍就算了呗,以后再说,总归是有机会的。但是我想要一点点清静,比如可以安静看会儿书、写会儿论文、能够有精力晚上回家看一个片子——这算奢求吗?

        已经完全不可能。一篇约稿写了一周多时间,不得不给编辑发信求推迟交稿。在招生咨询电话的此起彼伏、来往人群的大呼小叫、无休无止的琐事中间,我完全没办法把哪怕一段话的思绪理清楚;桌上已经堆满了各种文件,甚至放不下一本参考书。还好,这只是一篇约稿,那之后的三年,论文要怎么写?我想我最怕的一种生活终于来了,就是这样陷于琐碎,就是这样站在专业的边缘却做着与专业丝毫没有关系的事情,就是这样日复一日的生活终究会消磨了斗志和希望,就是这样渐渐不懂得还有什么忍无可忍的事情而只学会了一忍再忍。

        欲哭无泪,生活都是自己选的,能怨谁呢?扪心自问,自己有勇气现在离职吗?

        只能自己克制吧。要不还能怎么办?

        停了一直在吃的中成药,因为药物反应恐怕会让我没有体力熬过这一个半月的加班。这个慢性病也貌似不是这个中成药能解决的,先停下吧。

        除了周四有课的上午,开始走路上下班,这是现在能找到的最有效的静心方式,路上有春花未尽的香,有愈来愈浓的绿荫。可以在走出一身汗以后精神爽利一些,而不是被挤得无法呼吸的公交车弄得心情更糟糕。今天第一次往返皆行走,走了大约九公里。

        晚上回家写论文两小时,白天没法做的事情总得找个时间做吧。

        订好了生日那天飞回武汉的机票,否则生日就得在北京孤家寡人的过了。几乎没有犹豫,决定用一个周末的时间回家陪爸妈和帮溪岛拍片,与家人和乐于做的工作相比,机票钱实在是最微不足道的一件事情。

        买了一个可以打奶泡的咖啡机,每天给自己做一杯拿铁。

        以及,开始约一些制片人和机构负责人。希望七月可以去云南见小易,后面这个一定要写好的论文,从机构与放映的梳理开始吧。

        玩解密游戏,《小小星球大爆炸》。

        真的觉得生活的重心已经倾斜得太过厉害了。只是自己还在维系最后的平衡,如果这个天平果然要坍塌,我想最终的选择一定是宁为玉碎。希望是一线渺茫的光,但总不能让它也闭上。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国殇 2008-05-17
    自费自费 2005-0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