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笑死我了

    2011-04-2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122645999.html

        北京国际电影季被大家谑称为“史上最大规模地下电影节”,迄今为止尚不知如何订票如何观影,很多场次已经听说各种放映混乱,只好报以看热闹的心态。结果突然混到一张“中外著名导演对话”的票,早上拉帮结伙跑去围观。

        主任大人打车一路捎人,终于到达我从来没去过的北京饭店。春日明媚,蓝天白云,草长麻雀飞;北京饭店金碧辉煌、廊阁纡耸、找不着北。我们四处找早饭,发现五星级饭店的早饭要收186元每人,后来主任大人请大家吃了麦当劳……

        我们进场以后对自己特尊重,觉得高校的座儿应该在前面吧,于是从前排开始找。结果找过了嘉宾席,越过了媒体区,终于在最后几排发现了“专业高校”的标签。嗯,这也是中国电影的现状,媒体肯定比高校重要。我听说科波拉要来,于是满怀希望跑来听,结果在车上主任大人就说科波拉肯定是没来的了,顿时兴味索然。

        第一位上场的外国导演是达伦·阿罗诺夫斯基,谈艺术与商业的关系。达伦寒暄过后的第一句话说:“我认为任何国家都要鼓励独立电影,要鼓励个性,要扶持青年导演……”我们听见“独立电影”四个字以后就立即伸长了脖子看主持的三爷有没有一脸黑线,可惜啊可惜,要是我能混到一张工作证,肯定要无耻地跑到前排去看电影局领导们都什么表情。

        第二轮上场的外国导演是马可·贝罗奇奥和郭在容。我觉得把这俩人搁一起就很不搭了,然后讨论话题居然是“类型”,这不是调戏人家贝罗奇奥么。郭在容的发言,不知道是翻译问题还是他自己就说成那样了,大意是“有电影就有类型,有类型就有更多电影,有类型观众就会挑类型看,有观众类型就会更类型,所以电影有类型……”三爷介绍贝罗奇奥是这么说的:“这是一位特殊的意大利导演。”我们在后面说,中国现在一半的纪录片导演以后大概也能被介绍成“这是一堆特殊的中国导演”。说句“政治色彩”会死啊?贝罗奇奥的第一句话是:“我其实不知道为什么北京国际电影季没有推广我的影片《征服》。”溪岛同学在后面“同声传译心理活动”:“你们TM不放我片子把我诓过来干嘛?啊?干嘛?”我笑得直抽,不带这样的,贝罗奇奥这是打人打脸啊!

        最后一位外国导演是罗伯特·明可夫。一开始也寒暄,说站在北京饭店的屋顶花园,发现除了故宫和天安门广场,北京的变化实在太大了。我又很欠抽地在后面和人咬耳朵:他是说除了故宫和天安门广场没拆,其他都拆完了么?于是我们在后面又笑、又笑。

        后来我们就在后排看剧本的看剧本,打游戏的打游戏了……溪岛同学进门的时候被安检人员没收了一个打火机,他最大的收获就是出门的时候又从安检处顺走了一个打火机。

        再后来我们路过了天安门广场和新华门,还共进了午餐。这真是无意义但有意思的一天啊!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返校几天 2007-04-24
    老城墙 2006-0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