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才子

    2011-04-1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118392313.html

        活到这个岁数终于明白一个道理:英雄可以仰慕贱人可以踩踏,唯有才子真是伤不起啊伤不起。

        悲催的是身边就有一个大才子。才子被学生们称为“先生”,而同样的学生,叫我一向是“喂、诶”,顶多“老师”,连个“姐”都没混到。才子之所以为才子是有道理的,随便进论文数据库搜搜才子的名字,除了漫漫几页电影文字,还有文学,这也罢,还有儒,还有佛,还有道,还有武学,还都是重量论文被一引再引——这就是才子了。

        我的老师们有段时间热衷于撮合我和才子,直到才子有一天巴巴的打个电话来说:“请你转告诸位,我已经和一位女诗人结婚了。”彼时我站在七楼电梯间,摄影棚综合楼那会儿还是个视野里巨大的坑,只觉得手机很适合那个坑。我于是去转告我师姐,我师姐一笑起来眼睛特好看:你昨天是不是吟过一首“小狗小狗跑跑,小猫小猫喵喵”的诗?哎呦,这除了抽自己耳光还能说什么好。

        才子今天笑得一脸温柔敦厚,站办公室门口打水,话语间突然就露出机锋:“我听说许多你的事情哦!”我觉得总让人家这样悬心八卦下去真的不是个事,索性直接去机房提了个人出来,牵过来给才子看。才子便囧了,而我牵过来的明显是傻子,乐不可支问才子能否转让一个短篇。才子便笑得愈加温柔敦厚,对傻子说:“不可不可,作者电影,你知道的,作者总是要给自己留些东西……”傻子不放过任何一个提高自己智商的机会,愈加兴奋地问了许多关于文学与影戏的问题,终于心满意足脚底打旋儿的回机房调色去了。

        才子便在春光下愈加白胖起来,宛若楼底下膨大的玉兰花瓣。突然兴致勃发问我:“听说,你又要给我写一篇评论?”我私以为“又”字用得佳,于是满心愤愤回说:“不是评论,是人家约的综述。”这句话就很没有水平,首先不淡定,然后还得强调不是我要写是人家约的,实在是油滑。才子愈加澹澹然:“你以后便专职给我写评论吧!”我于是毕现肖小之态:“我专职有别的事干!”他娘的这句话连语法都乱了……

        才子便欢乐起来,赞傻子未来必成大器。我于是谦谦,说傻子写不出剧本嘛。才子便有伤感,说自己的朋友正拿自己的书帮自己觅女伴,不知彼等书籍能觅来何等佳人。我于是又不淡定了,只是这句话终于没有说出口,终于出于尊师重教之意只是腹诽:“大约可以找个哑巴!”

        才子忽又不知从何提起,问我和他这位友人为何未能义结秦晋。望天,低头,无语凝咽。

        才子叮叮嘤嘤嘱我宜早嫁,江湖上对此言的惯用答语约莫是“与尔无涉”,转念想起才子就是研究江湖的,只好答“尚无期”。才子便站起身来,端了一只一次性纸杯子,倒了一把苦荞茶,方转身似笑非笑曰:不可不可,不可落入如我这般境地。

        我去!您家那女诗人呢?

        才子忽背包离去,说去我系旧址。我即刻挥手送别:拜拜啊再见了!才子回眸一笑吓死个人:我一会儿还回来!

        才子瞬间回转,笑笑又坐下:咱们继续刚才的话题吧!

        我立时掏出手机戳Ninjump,让一只小忍者嗖嗖跳。平时也就2000分的水平,这会儿一口气戳了9350分。抬头一看,才子目光澄澈明媚,面皮上分明泛出皎洁光华来。于是眼睁睁看着小忍者高空坠落,喊出一声长长的“啊……”心绪也就此坠了,想才子的气场终究不同啊,人家就是很关怀嘛,咋的还是我像个小肚鸡肠之村妇咧?

        夜间回家时,想起才子今日之种种讥诮,终于哭了一会儿;但忽的又念起自己手上好歹还扣着那篇万字综述,便又欣欣然起来。这便是相轻吧。

        伤不起啊,有木有!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回复mujun说:
    我昨日可以“撞邪”二字蔽之。推荐戳小人游戏!
    2011-04-13 08:07: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