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睡不着

    2011-03-1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109496405.html

        今天注定有个不眠之夜啊,睡不着。下午学生说你今天怎么这么高兴,我丝毫不知道自己那时脸上的表情竟然是高兴和亢奋的,惊了一下,这大概就是极度沮丧之后的彻底放纵心情。而又变成熟了一点的标志是,今天几度哽咽,一直很想哭,但是眼泪一直没掉下来。晚上回家红了眼睛,但很快忍住,给家里打了电话,洗了前几天剩的锅和碗,给同事们烤了小饼干,还收拾了厨房。然后又默默哽咽了一下,决定现在上床看书去吧。

        很多东西,比如电影,在选择它的时候是不知道它在未来的日子里会在自己心里占一个怎样的比重的。然后,等它坚不可摧了,或者是自己也不敢再退了,它却又摇摇欲坠。产业和行业,和职业和事业和学业,这些会影响我们每一天,却又好像从未影响我们的东西,总会让自己心生疑虑。接踵而来的总是些坏消息,而每个希望都显得很渺茫。甚至会有不断的新的打击去破坏那些自己笃信的确信,比如今天,比如这无法言说的此时的境遇——这只有两极的结果,而不可能有任何中间状态,或让我惊喜或给我致命打击的结果。

        这几天倒是遇见了一件更让自己无语的事情。突然接到一家文学评论杂志的约稿,他们偶然看到我一篇评论,然后约稿写一篇综述,甚至是希望我多写点什么。而那家杂志,是我本科时常读的。如果在中文系读研的话,大约是一定会不断给这些杂志投稿来凑够论文的吧。结果离开这个当初笃定的行当这么久,一个诚恳的约稿居然来自于十年前纠结不堪的当代文学评论方向。

        这恐怕也还是一件可以自足和精神分裂的事情吧,许多年前樊老师拿着我的论文泄气地说“写东西怎么这么毛躁”,到现在居然有评论届权威杂志编辑说我的文章“很惊艳;你的文字很好,清清淡淡却有力量”——忍不住要痛骂一声脏话,这特么是怎样的人生轨迹啊!我全力做文学批评的时候,谁都不要理我;等到现在我又快被电影抛弃了,倒捡起老本行了。

        如果可以,我希望1999年导演系招收本科生,我希望2002年樊老师没有调走,我希望2003年没有非典下黑幕的研究生复试,我希望现在我在写剧本或者剪片子或者穷饿的在拍新纪录片;我希望在已经遥遥的本科时光,如今日一般看着这本杂志上这些曾经无比熟悉的名字;我希望在今日,如那已经遥遥的本科时光,笃信自己会有一部这样的电影——那天看的是《两生花》,两张VCD。

        好吧好吧,我又自我安慰妥当了,我庆幸自己1999年好歹进的是中文系;庆幸自己不想教书但那段日子送了我一个纪录片;庆幸自己2004年的考研志愿;庆幸自己今天还能克制自己的情绪。

        如果,是一个最坏的结果。我大概有准备了吧。但是,真的,不想再这样错乱下去了。一眨眼都折腾了十年了。今夜,恳请命运怜悯!我真的一直是乖孩子,一直只想好好念书而已。

    =======18日下午六点的分割线========

        特此宣布昨夜的哭泣作废。所谓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昨天这出最悲剧的事情终于有了转机。下班、回家、睡觉!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写的很好
    http://ts789.info
  • 希望你考试通过呢。
    回复confus说:
    谢谢!!!
    2011-03-21 21:39:27
  • 我都好久不用msn咧。。。你用gtalk不?
    回复mujun说:
    几乎不用的啊,国内上gtalk忒不方便,为了你也用了。zhaoxun69@gmail.com
    2011-03-21 10:43:23
  • 盘子同学,又咋啦???
    回复mujun说:
    我觉得我已经被考试压力逼疯了……回头msn和你说。嗷嗷嗷。
    2011-03-20 20:3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