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行走新疆两千公里(一)

    2007-10-2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10410184.html

        九号晚上一行六人离开首都机场,虽然是漆黑的夜里,依然知道外面是晴朗的。偶尔出现的城市和公路灯火在我脚下清晰而安详的明灭闪耀,这样的天空让人对后面的拍摄充满期待。四个小时的飞行时间,大家都有些熬不住,到后来全组坐在一起开始小声讨论。对小别克的歌声和美丽的新疆,我们都充满渴望。乌鲁木齐没有想像的那么冷,而格外的惊喜是刚下飞机就见到了小别克,他身上的羊肉味道让我一下感受到飞行的遥远,我到达另一个陌生的城市了。

        临近午夜的乌鲁木齐还是很热闹,我无比白痴的在一家通宵营业的餐馆领悟到——拉条子不是只有学校三楼食堂那一个口味的,而是有无数排列组合的可能。砖茶的味道并不浓酽,却别有清香。喝茶吃拌面,我立即喜欢上了这种组合。

        第二天早上醒得很早,准备起床了才意识到,乌鲁木齐和北京是有两小时时差的,于是倒头又睡。起床以后张老师的朋友来探望,送来了新鲜饱满的大葡萄。我一向怕吃葡萄,嫌酸,结果尝了第一个新疆葡萄以后就惊了——实在是甜得超越了一切预计,结实的果肉在唇齿间迸开的时候,纯粹的清冽和甜蜜一下子就能把人震住——于是大家毫不客气的一人抱一嘟噜大啖。

        我们见到了天山厂的“万能制片”彪叔,维族朋友给他起了一个亲切的名字“张哈勒奔”,翻译成汉语就是“张独一份儿”,大概是夸赞他独一份儿的能干和和善。彪叔和制片主任张老师讨论器材租借,制片人兼导演李老师、摄像周爷、技术beifast、制片骥同学和我开始再次讨论风格和具体拍摄控制。

        彪叔人很可爱,他称赞张老师是“这么大的制片”!“这么”俩字发音还是按照当地口音,说成“折么”。“这么大的……”在这天以后,成为拍摄期间最流行词汇。

        走马观花的参观了乌鲁木齐国际大巴扎,和田玉真假莫辨的躺在柜台里,折射出莹润静谧的光泽;英吉沙刀和羊皮鞭在墙上彪悍的挂着;巴基斯坦工艺品锐利的闪烁着金属的质感;许多种类的葡萄干让人看花了眼;熏衣草浓烈的香味扑鼻而来;还有丝巾和鲜果,以及衣着不同的各民族人们……一时间被眼前的斑斓迷乱了眼睛,于是决定什么都不要买了,还是等拍摄完毕回到乌市再说吧。

        午饭时,喝到了这辈子喝过的最香的酸奶,一个大玻璃盆的酸奶稠稠的盛在那里,味道是冰凉悠长的。

        下午兵分两路,摄像技术制片赴天山厂和相关单位借设备。我和李老师带小别克去新疆台录音。

        设备其实不多,小摇臂一个、直规八节弯轨四节加轨道车、米波罗两块、蝶布两块、黑旗若干、苹果箱四个。我的概念里面,只要不上灯光设备,其他设备怎么多都不算多,而我彼时完全忽略了人员配备和拍摄环境。首先是全组人员少而且必须各司其职,沉重的场工工作就只能大家尽量分担了;其次是拍摄环境几乎全部在沙漠……于是乎后面几天大家过得相当惨烈。

        录音的不顺利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两个月不见的小别克个子一下子窜过了我,更糟的问题是他开始变声了,所有的高音都拔不上去,而录音棚的环境让他失去了舞台的自信和气度。降调并且一句句抠了几个小时以后,高音的音准和几个三连音的节奏还是不能让人满意。而棚内几乎所有人的情绪都焦躁起来,两个月前大赛时饱含激情的演唱,好像谁也找不回来了,我带了大赛的现场演唱版,小别克听完,勉强找回一些感觉。我的纪录片拍摄部分同样遭遇了困难,昏暗的灯光远不能满足拍摄需求,还好后来新疆台提供了一盏新闻灯。

        混完以后的版本大家听了都不够满意。晚上全组集中反复比较北京录音版和新疆版,一致的意见是新疆版情绪到位但听着吃力,北京版稍显平淡但一气呵成。最后的决定还是使用更流畅的北京版。孩子的声音变化太大了,两个月的时间,完全无法预料一个变声期的男孩会唱成什么样。上一次没有条件认真把歌曲细节抠得更完美,多少让我感到有些惋惜。

        我们在十一号早上出发,临行前张老师带我和骥同学去找他头天找到的美味羊肉酸汤水饺,结果人家没有开门营业。但吃到了刚从馕坑里勾出的馕,早晨的街头很冷,抱着热呼呼的馕暖和了许多,撕一块啃啃,香脆无比,就是太费牙。

        戈壁无边无际的铺开去,黄色的土和白色的盐碱起幅翻腾过一百多公里,也看不见一个人影。偶尔碰见一个绿洲,则必有村庄,等车驶过这片绿色,荒芜的天地又静寂的延伸开去。山,是彻底的秃山,一根草都没有;天,是响彻的蓝天,这样干旱的地方,连天空中浮现一丝云彩都是奢侈的。偶尔见到的绿洲像梦境一样,水漫漫的铺开去,芦苇高高的摇曳着晚秋的白穗,天空中的鸥鸟铺开它们的翅膀轻盈的滑翔——宛如江南。而这确是在戈壁滩上无疑。很多路段是限速的,甚至限速到30。这样的限速也许是因为冬天风雪的原因吧,据说在新疆的某些地方,风能够刮翻整列的火车。“君不见走马川,雪海边,平沙莽莽黄入天。轮台九月风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我一直以为岑参这些词句是夸张,到新疆才知道,这些描述如此平实。

    (感谢beifast供图)

        我们的车途径达坂城、和硕、焉耆……以及许多我实在来不及记下名字的地方。中午在库米什吃拉条子拌面,简陋的路边小店,大家都埋头吃得很开心。清晨的寒冷已经褪去,换之以高悬的烈日。

     

    (感谢beifast供图)

        这时才感觉自己真正在新疆了,这么大的地方、这么美的风景、这么好吃的东西……(以上的“这么”,大家都随我们的伪新疆口音念成“折么”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碎碎念 2011-10-21
    回家这几天 2006-10-21
    轰塌 2005-10-21

    评论

  • 5555555555 好想吃拌面!馋死我了
    回复可可说:
    呵呵,自己做!我准备自己尝试做抓饭。
    2008-05-24 23:44:14
  •  这就是传说中巨好吃的拌面啊!!!
    老师果然记住最多的就是吃~~
    回复三儿说:
    ……这个这个……嘿嘿……不好意思!
    2007-10-25 23:16:53
  • 咕咕,这里面那个是你?
    回复至友说:
    一共就我和李老师两个女的……你的问题果然还是很独特。
    2007-10-25 21:55:30
  • 除了主席位的,都忙着低头吃面条了,呵呵。那绿绿的菜是青椒吗,看样子挺下饭。
    回复baoblj说:
    青椒啊、羊肉啊、番茄啊、洋葱啊……爆炒,然后拌拉条子,巨好吃!
    2007-10-25 21:58:31
  • 折么爽的体验,折么辛苦的拍摄过程...
    回复小猪说:
    其实这个组真的还不算很辛苦,吃得好睡得好的组都不能算辛苦了。
    2007-10-25 23:18:19
  • 我就记得乌鲁木齐的公交车,开得跟赛车一样,维族司机伸出头对前面开得慢的车大呼小叫.
    回复铁拳无敌孙中山说:
    在这一点上,乌鲁木齐和武汉几乎是一模一样的,让我感觉很亲切。
    2007-10-22 22:33:28
  • 读这样的文章,总是让人感到生命和音乐在字间流淌!
    回复LING说:
    夸张了啊……
    2007-10-22 18:15:14
  • 呵呵,先坐个沙发再慢慢看。
    盘子姐姐的field notes……
    回复mujun说:
    这个这个……我这趟实在不能称为field notes哦。
    你这样一下定义,我对下面的文字谨慎了哈哈。
    2007-10-22 18: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