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1-2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102634549.html

        我突然想起有一天在豆瓣上帮方方吵架,大抵是有人坚称艺术是改变不了世界的。

        吵完了觉得很无聊,改不改变世界都无所谓,只要自己知道自己为什么做这事就好。甚至是否知道为什么要做也无所谓,只是这事情还能给自己带来快感就好。

        我已经不再向任何一个非电影行当的人说那些关于电影评论的问题,包括大家认为这片子好或者不好,群众反应是不是符合某一个观影者的设想,以及为什么会这样。或者镜头语言。或者宣发规模。电影这件事情,我想有时候还是简单点好,比如只去想它的形态,当它的形态美好,就足够了,其他的事情放到另一个语境去说吧。艺术不是因为它的本体是什么而崇高的,电影本身不崇高,但有很多崇高的电影。所以犯不着捍卫什么,只是去做新的自己想要的那些吧。

        我在写剧本,同时忍受让人寝食难安的表皮神经痛。这是怎么写都不让自己满意的东西,戏怎么写都不好看。

        可能是因为疼得太狠和写得太少吧。

        年终有几件好玩的事情。一是有一天王老师说起一个影片的线上成本和线下成本问题。我突然想起前不久翻译专业英语的时候遇见过这两个词,当时一边翻译一边就不解这为什么是制片工作中很重要的资金划分。然后拿笔记本和王老师对了一下,发现这篇古老的文章和中国制片现实还是很不一样的——但无论如何,这个概念其实早就引进了。我突然就觉得我想好的一个论文思路要改,必须把很多概念上的东西进一步明确,尤其是在涉及到纪录片具体操作在中国的特殊性的时候。很多东西在实践中是很细微的区别,但是针对产业现状和单部影片的具体操作是影响很大的。以及,很多我们觉得是特殊性或者新概念的东西,其实欧美电影操作和文献中早就涉及了。

        二是年终全系一起吃饭的时候我们按惯例在外围听老师们“讲古”,突然说起某校有一位中文系教授德高望重,号召力极高。于是老师们说我们可以派个人去听一下,大家说派谁呢,于是有人指着我说还是派我去。这时有老师说:“不行,她去了肯定就不回来了!”大家哄笑。我也大乐,后来想想不对啊,合着你们都觉得我还是更热爱中文专业么?其实吧我自己是想明白了,我真的很喜欢叙事学,喜欢针对单个文本的叙事研究;同时喜欢思潮流变的梳理。这个事情的确是更偏向于像中文系的文本批评方式的。突然觉得怎么说三年时间都不够的,我至少需要半年时间重新复习一下西方文论。

        于是我就更疼了,这种浑身被针扎的感觉完全是酷刑。

        接着写吧,看我能弄出个什么东西来。

    分享到:

    评论

  • 艺术确实改变了生活方式
  • momo 我这两天也巨倒霉。昨天走在路上撞到了树,今天下午喝了一杯茶,晚上就突然低血糖到动都不能动了。
    回复mujun说:
    我简直怀疑我们之间有电波联系。本来就浑身疼,昨天熬了一夜写了十七场戏而已,今天眼睛也肿了,爆疼中……唉……
    2011-01-29 14:0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