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假过半

    2007-10-0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10163880.html

        缠绵了很久的感冒终于快过去了,拼死吃药、拼死睡觉,终于在混沌了两天以后清醒过来。真不知道再不痊愈的话下面马上要开始的工作怎么办,还好还好,擤鼻涕和疯狂咳嗽的几天都结束了。

        昏睡的两天里,我竟然梦见我了爷爷。这是我第一次梦见死去的亲人,昏沉沉醒着的时候好多事情都忘了,这梦境却格外清晰。我蓦然发现,我爷爷已经死去十一年了,竟然已经有这么漫长的时光阻隔了他和我。

        我很佩服自己的是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可以想很多事情,比如访谈类纪录片的形态,比如怎样的结构设置更符合情感体验的真实而不仅仅停留在物象的真实。和beifast打了几个电话,懵头懵脑间议定了我的毕业作业补拍的流程和内容、商讨了下一部片子的初步构想。

        我和beifast的合作始于一个多月前的专题片。难得的是短暂的合作中有很多观点的统一和很多观点的交锋,进入创作状态以后,我们都不能算是很清醒的人,但是又都很敏锐的能够发现对方的问题,而且彼此都能听得进去意见。于是乎一拍即合的准备继续合作一些纪录片。

        没有前期设备,一位朋友,是出家人,千里迢迢给我送来一架小高清。我面对他这样时间和金钱的损耗很是愧疚,而这位大和尚一笑而过的说,机器就是给需要的人用的。除了感谢这位师父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台小高清将在十一月归还,自己的设备仍在虚无缥缈间……慢慢挣钱慢慢来吧。

        然后,昨天我们添置了一个DV肩托,站在路边傻等了很久以后,一个从淘宝网上窜下的卖家像土地公公一样嗖的冒出来,展示了一个张牙舞爪的玩意——于是乎DV的吃力点终于从手腕转移到了肩部,能空出两只手操作机器,很是自由。

        今天的时间耗在了三脚架上。预算中的三脚架在千元左右,今天的实际花费远远超支。比对了很多架子,仔细的试验每一台的云台阻尼,冲七八千的上好架子叹气,也冲一千多的软骨头叹气。都已经看好了一个准备付钱了,结果卖家因为我们要求置换一个云台一怒之下撵我们出门,只好开始又一轮的寻找。还好最后买到一个合心合意的,爱不释手、乐不可支,一路上冒雨叨叨着:这好架子咱谁也不借!你叨过来我叨过去,小农意识赤裸裸的暴露。

        还有后期制作的电脑没攒,荷包里顿时寒冷得厉害,不过终于有了一些自己能自由支配的东西,毕竟还是高兴的。

        书到用时方恨少,开始恶补灯光技术。深更半夜抱本书,左手举台灯右手举手电筒对着花露水瓶子实验光效,倒也其乐无穷。

        今晚和爸爸通话又是不欢而散,他喜欢刨根问底,而我实在怕了一次又一次解释很多琐细的问题。于是都烦了,于是都生气了。也许是我不对吧,可有时压力太大不愿说,有时太累不想说。于是只好什么也不说,罢了。晚间于是颇郁闷。

        长假就这么过半了,计划中要拉的片子和要整理的素材都没有按期完成,日子过得真是太匆忙,那么多要做的事情用什么时间来做呢?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影视遗迹 2011-10-04
    菠萝变洋葱 2008-10-04
    对话(五) 2006-10-04

    评论

  • 革命尚未成功,姐们你要保重身体啊!
    回复小猪说:
    昨儿在乌鲁木齐洗了个凉水澡,居然没有感冒发烧哈哈。
    2007-10-11 23:35:55
  • ............
  • 咕咕的老爸其实很可爱.一切都为着咕咕啊~~咕的老妈也很可爱.
    终于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可爱.
    回复cici说:
    寒啊……待会我妈上来看见你这句话又该傻乐了!
    2007-10-07 15:19:25
  • 很充实很充实,放轻松放轻松。大家都在热爱纪录片,突然觉得自己不够执著。
    回复baoblj说:
    其实我的执着能持续多久,自己也不知道。有空一起聊聊!
    2007-10-07 15:2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