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之前没有去过澳门,香港倒是去过的,但那次忙于放映和座谈会,近乎等于没有去过。这次算机缘到了,我妈拿了出境证件,而学院这边竟然第一次在正月十五后才开始招生工作,多出的这十天寒假正好出游。

        上次赴港,一共就买了一两千元书。主办方的一位看着我叹气:“你要是去台湾可怎么办?要买多少书?”然后介绍我买点护肤品——那时我一概不认识所有的品牌,在街头傻站了一会儿,放弃了。这次出行前托人问了深圳海关的工作人员,得知最近风声正紧,索性书都不敢多带。如此一来购物的欲望反而大增,颇有点跃跃欲试想去搜罗点奇技淫巧的东西。可这样的话拖着箱子四处奔走也太麻烦了,果断放弃传统的由港转澳路线,而是选择了珠海出关,澳进港出,深圳回汉的路线。

        我觉得旅游这种事,观光客、深度游和度假游谁都不要瞧不起谁。那种自己完全没有去过的地方,当一个肤浅的观光客其实蛮有意思的,所有的深度其实都可以等到下一次。比如第一次去西藏,我们看的几乎都是大景点;但如果再去欧洲,我恐怕会盯着一个国家磕十来天;而上一次和妈妈去凤凰王村,明显更适合度假,以吃喝睡每天坐街上发呆为全部主题。港澳对于我们俩都是陌生的,尤其我妈,她的向往心与抗拒感同时存在,因此让她玩得尽兴开心才是王道。所以这一次出行我就不要见在港工作的同学朋友了,也没有去香港电影资料馆和其他我感兴趣的地方,而是踏踏实实做一个观光客,在最大众的景点和街市里去触碰港澳。

        出行前,我发现身在导演系恐怕染上了一些职业病。大家都是做过场记的人,很多人还做过统筹。我们似乎习惯了必须提前一日收到次日的工作计划,日程不提前在心里捋顺了几乎就没法工作。比如大勇从欧洲回来曾经写道:“当人们问起我的欧洲经历的时候,我只能给他们看看我在本子上密密麻麻的记载的详细的旅行计划,关于何时从何地出发,何时到达车站,然后在几号站台买什么票,换多少货币,以怎样的路线抵达住处,第二天游览怎样的景点⋯⋯误差不超过20分钟。诚然,我一般都可以得到别人的赞叹,或者把你的本子拿走做他们旅行的参考,没有人会为你之前好几天准备所花费的时间感同身受,他们一般会感慨一句:那你还挺顺利的哈。”我赫然发现自己在做同样的工作。而更精彩的是,我们系一个学生得知我要去港澳两地,索性给我发了一份他在去年夏天制作的表格,严丝合缝地标注清楚了香港几乎所有景点、诸多食肆重庆大厦诸多小旅店和香港书市的特征以及交通方式——不仅是怎么乘车,还包括地铁的首末班时间甚至去某地应该出哪个地铁口。

        所以,我最后除了揣上一本攻略,还有一本打印装订的路线图搁在书包里。首页是紧急情况救助单,标清楚了妈妈和我的身份信息和血型,附带了我爸爸和溪岛的联系电话。然后是一个详细至几乎每一次转车的行程单,我们的误差同样控制在20分钟以内。澳门不计,香港则在约四天半的时间里以所有的交通方式去了所有观光客应该去的景点。这其实并非上上策,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因为日程排得太满导致我们俩走到腿断。这个小册子再往后翻是我们系这个小男生做的表作为参考,最后是酒店的预定确认书和地图。最搞笑的是,我们两次在街边被别的游人要求借阅此攻略,然后享受到了对方又惊诧又膜拜又像看精神病的眼神。

        我妈看我在家咔咔的打印这个册子满脸放心的表情,所以她表示第一她连地图都懒得看了直接跟在我身后走路就行——这种当父母还不负责任的行为直接导致了后面会提到的中环迷路事件;第二就是,她觉得我连这种东西都要排版打印各种标注……大约做学问还是会笨鸟先飞的,所以不担心我能否毕业这桩事了。

        除了在booking.com订房,在elong订机票,还收到了一个居然发自上海的信封,装着我提前订好的全部景点门票餐券,总计如下:迪士尼门票、迪士尼全日餐券、海洋公园门票、海洋公园一顿饭餐券、太平山顶单程缆车加摩天台套票、杜莎夫人蜡像馆门票、分属两家通讯公司的电话卡两张,其中一张可以3G上网;附赠地图两张劣质手表一块。在感叹万能的淘宝真好真省钱的同时,觉得我这么干真费脑子。比如之所以不定缆车双程是想打车或者公交下山,这样可以观看不一样的太平山景色;比如没有提前买八达通是因为要省大约每张卡五元钱的汇率差价;比如没有定游船票是因为我爬地上看了半天地图,确定我们可以在港岛和九龙两次观看“幻彩咏香江”……等到我居然在时间表里挤出了去黄大仙和在铜锣湾观看打小人的计划以后,我真是觉得自己其实应该念军校了。庆祝准备工作结束的仪式是把那张能上网的电话卡拆出来,连啃带剪的使其符合iphone可以使用的sim卡大小。

        这时余先生走了,孔教授则开始骂人。我缅怀了一下余先生和孔教授互相作序的岁月,开始担心抵港后可能的遭遇……

        所以这大约也不是什么游记,而是有攻略、有所记、有观察、有感叹的乱记。但是应该会没有或很少图片——背了单反和两个镜头,但这些图片留着自己玩儿吧,港澳实在是太好找图的地方,不用我再去修图上图了。

  • 关于密码

    2012-01-24

    我之前其实放过密码的,大多数情况下,只要知道我姓甚名谁,就能打开我的上锁日志。

    不公开放出来是为了避免麻烦,能够打开我之前那篇日志的人会懂。

    而某些亲友,当然也是知道我姓甚名谁的,自然能打开我的日志。

    事实上我从后台的IP地址也能看到,你们窥我的文字有瘾。

    我想表态的是,既然把这些文字放加密,就是想告知诸位,我没卖伤痕,但我也需要吐槽。

    大家各自给各自留点面子。

    你们拿这个当话柄四处告状的时候,肯定没想到我爸的包里就放着一份打印稿吧。

    还真是什么人就能读出什么含义,我爸觉得文字满满都是我对他的感情才打出来放在包里,不知诸位有无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痛感?

    我敢和你们直视,敢承认其中一位是我的榜样鼓励我走到今天;希望大家都坦荡!

  • [本日志已设置加密]
  • 最近在看的书

    2012-01-20

        大半夜的没睡是在给我妈下电子书,她要龙应台的《目送》好带去医院打发时间,找了几个版本都不全,用了一个多小时终于给她找了个全乎的版本装好了。我妈手头用的这个kindle 2是大勇当时忽悠我一起买的,从此以后办公室就经常用飞信QQ之类的互传反动书籍。后来我妈要用这个看刘慈欣,我就送给她了,自己入了一个DX,溪岛在旁边哭着喊着说他也要,又送他一个kindle 3。DX最大的好处还是看扫描版的论文,否则眼睛真是要瞎了,花了一倍多的价格入手,实在是觉得未来的几年恐怕会常常在看论文。我一直很反对买平板电脑,怀疑自己会天天拿着那东西戳游戏。结果年底码字到疯,正考虑要不要入一个ipad,然后配一个小键盘或者直接手写多少比我天天晚上誊手写笔记好点。然后看小白每天用ipad看视频实在很羡煞,很多烂片是可以用这种方式见缝插针看的。仍在犹豫中,估计可以等到ipad 3问世再做决断。

        插叙:去六中吃拿卡要那天和刘老师聊起岳岳小朋友,刘老师缅怀了该小朋友上初中时的认真,我说我超级喜欢这姑娘,心态好、认真、用功,还可爱。刘老师后来提起她很欣赏岳岳小朋友一直很爱好学习的样子……我心里就突然凛了一下,我想起我曾经痛不欲生地嚎啕自己最适合的职业恐怕是个好学生。其实这个好学生仅限于中国的好学生,如果我出国念中学,体育永远不能及格估计就直接歇菜了。读书这件事情仅仅是很适合我这种不会打牌不会K歌不会各种游戏的人,唯一能找乐趣的地方也仅在此了。插叙结束。

        上政治课认领了哈贝马斯的《公共空间的结构转型》,第一遍读得迷迷糊糊,用一晚上时间又翻了一遍终于捋明白一点了,确认这是我近年来读的最重要的一本书。最近几年除去自己专业之外的书籍看得太少,但电影的历史太短,想想真不是好事。哈贝马斯这本书给我最大的促进其实不是对“公共空间”、“